首页  »  激情图片  »  唯美清纯  »  浴室美人佟丽娅

浴室美人佟丽娅

当听说佟丽娅和陈思成正式结婚的消息后,我的内心产生了小小的遗憾,这圈内从此又将少了多少绯闻啊,无论如何陈思成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小伙,佟丽娅则是一等一的美人,两人各自在婚前都经历了无数绯闻,也各自经历了无数女人和男人。

  在这里只想谈一谈佟丽娅,在认识陈先生之前,小姑娘经历了几个绯闻男友,比较有名的绯闻男友有汪东城、李炜、何晟铭,也遭遇了几个有权大叔的潜规则,比如张苏洲、欧阳常林等。

  张苏洲作为安徽台的台长,便是佟丽娅早期的重要伯乐之一,在佟丽娅大学毕业后的两三年之内,两人便有过四五次的频繁合作,这种合作自然是超出普通友谊的,当佟丽娅的事业开始走上正轨,两人的非普通友谊也就自然终止了,想来女人已经不需要靠这种特殊关系来维持自己在演艺圈的生计了!

  偶偶在活动中相遇,聊起他玩过的各种女人,张苏洲也很喜欢告诉我他对佟丽娅的印象或者好感,“这个小姑娘真的不错,长得那一个漂亮,脱光了像个精致的瓷娃娃,还会跳新疆舞,我当年怎么没给她录段脱衣舞作纪念啊……”,看得出来男人对于自己玩过的高档次的女孩是念念不忘的。

  在张苏洲的各种描述中我基本感受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佟丽娅,这个平素看起来温柔斯文,绝艳无芳的美人儿,私下很懂得讨好男人,又淫又浪,引诱得他血液翻骤,而他也真的留下了几段录像……“你真好,我的好大叔,现在开始干丽娅好吗?”录像中光着身子的女孩子高兴地吻了男人一吻,“出力的干我,还要记着,还要射在我里面,丽娅好想享受一下大叔的热精喔!”无论从声音或者长相,我们都可以确认这就是佟丽娅本人了。

  而说完这话,光着身子的佟丽娅竟主动地用手托起左乳,递到男人口中,“吻我,一面吃我的奶子,一面干我的小洞,丽娅今次要在你面前,变成全世界最淫荡的淫妇。”

  从房间内的背景可以看得出来,这应该是在某个酒店的浴室中,浴缸、淋浴、洗漱台,大镜子,酒店专用的白毛巾等等。

  佟丽娅刚才的淫语亵词,听起来确有点生硬和做作,想必这一切就像是在背一段台词,可以想象小姑娘所说的这一切无非就是为了取悦男人,好让自己在性爱方面得到无穷乐趣……当然,被如此一个精致的美人用淫词挑逗的感觉,恐怕任何男子都无法抵当这诱惑,这个男人自然也不会例外。

  “既是这样,我们不要在浴缸做,到地上去干个痛快。”浴室里的男人显得活跃起来,言语中也和女人一样充满着欲望,本来就是,要尽情获得鱼水之欢的乐趣,便必须放弃一切束约,开放自己。

  这时终于可以看清男人的脸,还真是张苏洲自己,只见他扶着佟丽娅跨出浴缸,把她按倒在满地是水的石砖上,这是准备搭好架子开干的节奏。

  不料,佟丽娅却不依地爬起身来,朝男人说道:“你躺下面好吗?我想要在上面。”

  看得出来,张苏洲先是一呆,接着笑了一笑,依从了小姑娘的要求仰躺在地,浴室可以看到佟丽娅竟倒过头来,跨伏在男人身上,正好来个69式,这一回可叫我看得大感诧异。

  只听张苏洲笑着朝她说道:“没想到你也竟喜欢玩这个。”

  “我虽然没试过,但我是在学校的教学录像带里学过的。”此刻的佟丽娅一只玉手握住男人的阴茎,回头朝他报以一个可爱的微笑,两个甜甜的酒窝煞是迷人,只听她笑着说道:“是了,我还有一件事忘记问你,我没有口交过,也不知怎么做才会让你舒服,快说给我听。”

  “你们老师既然给你们看了这种录像带用作教学,怎么也不跟你们讲清楚技巧啊!”张苏洲顿时呆了眼,想来是佟丽娅的话吓着他了,这个天真的小淫物啊!

  于是张苏洲轻轻咳嗽一声,便娓娓道来,告诉小丫头该如何舔棒棒糖,如何吸吮子孙袋,如何含弄蘑菇头,如何用手配合套动,最重要是不能用牙齿咬等等。

  虽然在技巧上都是短短几句,倒也解说得十分清楚到位,只见佟丽娅频频点头,毕竟是个聪明的姑娘,听过一次,她已然明白了个大概。

  这一回可要真枪实弹上场了,只见佟丽娅把男人那根粗长的肉棒子牢牢握在手中,让阴茎竖得笔直向天,这个一柱擎天之势,更让男人的肉棒子显得粗大,龟头犹如鸭蛋般肥大圆润,这下直叫佟丽娅看得睁大美目,只是怔怔地望了半天,丁香小舌伸出了好几回,总是不敢凑上前舔一舔。

  张苏洲看着佟丽娅这略带天真的表情,脸上露出一丝暗暗窃笑,他终于带点揶揄的口吻道:“丽娅,看你是做不来的了,还是算吧!”

  佟丽娅闻言,俏脸一红,只是不住摇头,说道:“不……我……我一定可以……”她说完这话便猛吞了一下口水,缓缓再次伸出香舌,鼓起勇气凑近头去,终于轻轻在男人的龟头上舔了一舔……张苏洲恰如其然地为她助兴起来,夸张地喊道:“哎呦……好爽……”

  张苏洲的这一声叫唤果然有效,佟丽娅一听男人叫爽,立时打起精神来,胆子也粗了不少,接着再舔一下,终于越舔越密,两只小手捧着阴茎,一时将他竖起,一时将他放横,樱桃小嘴在阴茎上开始轻吻洗舔起来,不时由下至上,再由上舔下。

  而张苏洲却开始运用另一个方法帮助她,他先把小姑娘的一只玉腿跨过身来,将她的肉穴放置鼻子上,让她全然展露在眼前,而小姑娘也同时感觉到他的意图,却主动大方地把臀部竖高,好让自己自豪的娇嫩美穴,能给这位大叔瞧得更真切,更让他能顺利得逞。

  于是张苏洲望着小姑娘那红嫩的小蜜穴,不禁喊了一声妙,这是他所见过的上品漂亮的宝穴之一了……这时镜头也恰倒好处的来了个放大的特写,只见佟丽娅的小穴:柔软细致而湿透着水珠的阴毛,显得极为齐整,却并不浓密,只是一小撮,而那一道粉红色的小缝,却异常地鲜嫩饱满,点点的水光,早已占满了整个娇嫩的穴口,现在正像处子般紧紧缝合着,我们仿佛可以隐约闻到那渗出的淡淡的幽香。

  这一切都说明了,那个年代的佟丽娅就是个刚出校门的小丫头,经历的男人不多,无知、单纯、漂亮、诱惑……只见张苏洲深吸一口气,双指开始轻轻的翻开小姑娘那两片全无黑气花唇,顿时现出粉红色的膣壁,带着一圈圈褶纹的牝肉,正散发着艳红的光泽,惹得他终于耐性全失,赶忙伸出舌头,轻轻的由花唇下方,缓缓向上舔,直舔至那粒娇嫩的小核,继而用双唇含着他轻扯。

  “啊……”这种剧烈的触碰的感觉,使佟丽娅立时爽得要死去,男人这样一舔,她猛地一个哆嗦,再舔弄几回,阵阵的爱液,竟如决堤似的涌将出来。

  接着便是佟丽娅的呻吟声与浪叫声:“啊……大叔不要停,好舒服……呀……唔……”

  随着最后那“唔……”的一声,张苏洲顿感自己的龟头突然被一股湿濡包围着,便知小姑娘已经开始发浪了,终于把自己的龟头完全纳入她的小嘴中,正不停地吸吮着。

  这时的张苏洲的舌头,也开始加强缠绕着佟丽娅的阴蒂,不时含入口中吸吮磨抑,使得小姑娘再池按忍不住,整个诱人的身躯,剧烈地狂抖起来,淫水如洪涛似的,汹涌澎湃而出。

  张苏洲适时地一手揉抚佟丽娅那两团嫩滑丰满的臀肉,一手插入她那早已澎湃如潮的花房,贪婪地撩拨发掘。

  “啊……要死了……丽娅要舒服死了,叔叔,我爱你,我爱死你了……啊……我又要来了……”

  佟丽娅这时只顾着用力握住阴茎,一连几个剧颤,今回她是真的高潮了,只见她的淫水直浇得张苏洲一嘴一脸都是,但他却没有停止,仍是需渴地继续狂舔。

  佟丽娅可又如何经受得起,没多久便匆匆撑身而起,有气无力的伏在男人的身上,口中只是呼呼的吐着气,娇喘吁吁道:“大叔干我……快干丽娅的小洞洞,我受不了……”

  于是张苏洲便依了她的心愿,只见他把佟丽娅放在地上,然后又俯脸凑近她问道:“你真的这么想要?”

  佟丽娅只能无力地点着头。

  这时的张苏洲急忙地跪在小姑娘的胯间,只看他这喉急样子,足见他确实早已欲火高烧,到了达非要宣泄的地步不可了,而佟丽娅同时早已把双腿分开配合他,于是只见男人一手提着大枪,稍一对准,便即挺臀插入……佟丽娅依然如初,同样地紧窄,从表情上可以看出,张苏洲的阴茎因该是被她夹很既爽又舒服。

  这回张苏洲可是依从了佟丽娅的要求,要好好的干她,于是他一下子变直接顶向了她的深宫,再续步加力深进,终于戳开她的宫房,直把全根捅进。

  从表情上可以看出,起先佟丽娅的宫房一被撑开,她确实也感不适,立时见她蹙眉睁目,状极难耐,但过不多久,经男人急攻抽提,便开始渐渐适应破宫的充实美感,表情愉悦了起来……只见张苏洲急遽地一连数十下重戳,随着动作,让佟丽娅的一对奶子,跳上跳落地不停晃动,这个光景,真是叫人心烧目眩,张苏洲忍不住单手抚上她一边乳房,一面戳插,一面搓揉。

  此刻佟丽娅的绝美的脸上,早已布满红霞,小嘴不停发出破碎的呻吟,再过不多久,过度的激情,让她终于忘却了一切,开始淫语连连喊叫出来,“好厉害啊……大肉棒干死人家了,丽娅真的要死了……”

  “丫头给我干死了怎么行,我拔出来好了……”张苏洲说着便改变了战术,他开始改用双手,一手一个揪住佟丽娅的一对乳房,不停地把玩揉搓,腰肢却不曾停顿过抽挺。

  “不要,求求你不要……丫丫就让好叔叔干死好了,决不可拔出来……”

  “但你真的会死啊……”

  “死去便算了……大力插……他又咬到子宫去了……好叔叔,求求你干死丫丫吧……啊……实在太舒服了,丽娅好爱你……啊……”

  “你那里真的很紧,快用力夹着我……噢……舒服……我们一起丢吧……”

  “好,丽娅同叔叔一起丢……一起升天,再狠狠干我……我快要来了……我好爱你……我真的好幸福……啊……快射给我……啊……射了……你射得真多……又射了……烫得丽娅好舒服哦……”

  从佟丽娅变化的表情中我可以理解她此刻的感受,这应该是男人的热情已狂喷而出,直浇向她的深宫所致……而张苏洲在一连几下满足的发射,已爽得浑身酸软,一个翻滚,便仰躺在佟丽娅的身侧,不停地喘气。

  佟丽娅本人更不用说了,她看起来远比我们电视上看到的那个样子年轻,应该是未曾受过如此狂猛的干弄,小姑娘竟然早已进入半昏迷的状态,她那完美动人的赤裸娇躯,正急促地起伏着,直到张苏洲恢复体力后再次把半边身跨上她身躯,并用手玩弄着她乳房,抚弄着她的阴唇时,佟丽娅才徐徐睁开还带着迷茫的眼睛。

  “这一回你舒服了吧!”张苏洲的嘴角泛着邪笑。

  “舒服死了,你好强壮,再干下去,恐怕我真的要死了。”

  佟丽娅于是拉着张苏洲那贪婪的手掌,放在嘴唇轻吻着,然后向他投上一个热情可爱的微笑,便把身躯钻入他怀中,好让他拥抱着自己,享受那份亲密的甜蜜。

  我没有再听到男女之间更多的说话,录像很快结束了,从对话中我可以大胆的猜测出两人之间的这段情应该发生在佟丽娅从学校出来不就,甚至还没出学校,也可以猜测出佟丽娅经历的性爱不是很多,但也早就不是黄花闺女了。

  于是我也就明白了,那些年,在佟丽娅还没成名之前,张苏洲为何愿意花大价钱请她入剧组了!

  【完】上一篇:淫荡老炮友柴鸥 下一篇:卖钱女人高圆圆